那曲县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当代工艺工艺探索从郭氏铁板浮雕艺术到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早期症状是什么         http://m.39.net/pf/a_7696544.html
从郭氏铁板浮雕艺术到如何充分发挥金属材料潜能说起

文/郭海博

如今,我国雕塑领域在材料和工艺上缺少实质性突破.所以,艺术家们应当充分利用可利用的各种材料,运用新的工艺手段,发挥材料其本身的特性,对材料进行创新使用。正如著名雕塑家钱少武先生所说:”无论什么事业、如果没有新的、与众不同的、独创的’新点子’(笔者将这里的’新点子暂且理解为一种新材料,以及新材料所能表达的一种新语言。),那么这事业肯定不会有大发展。”现代雕塑艺术已不再是仅从形式上去追求的一种创新,它还应该在材料、结构、色彩等方面能够巧思立意,其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对雕塑材料材质美的挖掘和再创作。在雕塑艺术创作中只有对材料的再次创作才能既表达艺术家的思想理念,又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材料的材质美以传达雕塑艺术的个性和独特的风格。

郭海博近照

郭氏兄弟铁板浮雕艺术即是近些年才出现的一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它不仅大胆地使用了极易生锈的铁板材料来作为雕塑家所要表达和表现自己思想感情的载体,更重要的是,它在其材质的挖掘上和雕塑语言的表达上都有新的突破。

《三阳开泰》,铁板

一、扬长避短充分发挥和利用不同材料的潜在性价值

使用铁板锻造的手法制作浮雕,首先是一种感受材料质感的过程,不同的铁板给人的感受是不同的.如,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使用”武钢”(武汉钢铁厂)生产的热轧板进行浮雕艺术创作时感受就不一样.当时,”武钢”生产一毫米厚的热轧板,其质感细腻柔韧,且延展性极好,其表面还覆盖了一层厚厚的不易生锈的青蓝色氧化皮.在这样的铁板上进行艺术创作,作品很少出现龟裂、破损,锈蚀等质量问题.90年代后期,由于”武钢”不再生产此种规格的热轧板,我们改用另一厂家生产的板材,这一厂家板材除了有容易锈蚀和延展性不算太好的缺点外,其他性能都还算稳定,在浮雕艺术创作中不受什么影响。

《雪山脚下兄弟情》,铁板

当然,就我们集近二十余年的创作经验看,不一定不好的板材就一定创作不出好的艺术作品,也就是说,创作时的立意,有时需要和材料的质感建立某种关系.比如,我们在使用北方某厂生产的热板时发现,其材质硬且脆,在浮雕创作时经常出现破损、龟裂等现象.后来,我们经过实践探索发现:此种材料虽然对大多数题材的浮雕作品都不太适用,但对锤锻西北部的中老年人物肖像来说到很适合.因为,西北地区风沙大且干旱少雨紫外线强,在这种恶劣环境下生活的人们,在大自然的长时间地雕琢下,脸部皮肤会变得粗糙皴裂,而用这种材料錘锻出来的艺术作品却恰恰又能产生那种粗燥皴裂的肌理效果,而且所产生的这种天然质感和肌理特征又是任何材料都无法达到并能与之媲美的.可见,就铁板本身而言,它并没有直接体现出其价值取向.艺术家在想表现某种精神内涵时,是通过对铁板这种材料所产生的敏感而进行选择,然后使之成为与之匹配题材的完美结合.也就是说铁板由静态的潜在性,通过艺术家的主动选择和使用中的再创造,已经变成了能够恰当的表达和代表主体情感和意图的载体.由此,铁板的潜在性价值得以体现。

《圣洁香巴拉》,铁板

二、雕塑材料再创造的多种技法及其丰富的美感

材料再创造,是指艺术家按照自己的审美观念或题材需要,选择不同的工具以及使用不同的技法对雕塑材料经过再加工和再创造,以把艺术家的创作理念融入到材料之中,这样既丰富了材料的外在形式,同时也使再创造得材料具有独特的、鲜明的个性和风格,从而为艺术家个性化创作提供条件。

1、通过对浮雕作品的抛磨处理使其产生特殊的肌理美感

我们在雕塑艺术创作中,经常尝试改变材料原有的形态特征,力争在外观上给人以全新的视觉影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对完成后的浮雕作品的抛磨工艺.抛磨是我们在铁板浮雕创作中的最后一道工序,是利用铁板本身的特性,经过抛磨和有意识的加工处理使作品产生黑白相间的素描般的视觉效果.抛磨工艺的出现对我们来说只能说是一种偶然和巧合,因为我们起初搞得铁板浮雕都是全黑的,是黑陶效果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在为”爱因斯坦”的人物肖像作品进行除锈处理时发现:用砂布抛磨后的作品,金属质感特别强烈,而且层次也特别分明,同时还能产生非常独特的肌理美感.也就是说,铁板浮雕经过抛磨处理后,可以改变过去的平庸,贫乏的面孔.比如说,我们利用不同的工具和不同的技法在铁板上锤锻出人物、动物和山、石树木后,抛磨前的作品显得平淡无奇,苍白无力;而抛磨后的整个作品,其本身的凹凸形态在光线的作用下所产生的明暗效果及其特殊的肌理效果,看上去会显得更鲜活、更具有生动感和韵律感。

《奔小康》,铁板

2、通过对铁板结构的破坏性处理使其增加肌理美感

铁板的破坏性处理,即利用特制的鎯头(将鎯头的一端用电焊点焊出不规则的焊点)在铁板上进行杂乱无章的反复敲打的加工方法,来改变铁板的结构特征,使其原本平滑的材料表面变的破损不堪凹凸不平。用鎯头对铁板进行反复的杂乱无章的敲打,可打破材料的沉闷感,使其产生通灵、粗犷,以及充满张力的自然效果。

20世纪90年代末,我国青年雕塑家展望在搞不锈钢石头的雕塑时就采用了“破坏材料结构”的技法进行艺术创作,不过他的破坏性技法是先以等比例的真石为胎模,再将不锈钢板覆盖在石头表面上,然后用鎯头进行反复的破坏性敲打使其表面产生石头的自然肌理效果。当时,展望的这种技法在雕塑界引起了不小的振动。有许多雕塑家受他的启发,以石头为胎具用水泥、树脂等材料进行翻模造石以追求真石效果。

而郭氏兄弟的“破坏性”技法则与展望的那套技法不同,郭氏兄弟在实现这套技法时,是先将铁板垫在一块硬杂木上进行反复的破坏性敲打,然后根据创作题材的需要再去追求山、石或老树皮的肌理效果。这套“破坏性”技法,是郭氏兄弟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经过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和不断总结才摸索出来的。利用这套技法所创作出来的铁板浮雕艺术作品,给人一种粗犷自然、通灵鲜活的感觉。

《那曲牧羊人》,铁板

三、金属材料与高温氧化相结合以促进雕塑材料的再创作

雕塑艺术家除了在现有的材料上进行艺术加工外,还要在材料表面的色彩开发上进行再创作。

近几年,郭氏兄弟在进行铁板浮雕艺术的创作过程中发现:利用高温氧化的方法在铁板浮雕上进行烧色处理。烧色,既利用铁板可随着温度的逐渐升高生成出浅黄、暗黄、浅红、暗红、紫红、浅兰、深兰等多种颜色的自然属性,用气焊或喷灯等工具对其实施加热着色的工艺。这种工艺,可以说为原本色彩单一的铁板浮雕作品平添几分精致和鲜活的艺术魅力。当然,同样的技法,运用不同的金属材料进行烧色处理,所表达的色彩感觉会有所不同。你比如,铁板上氧化出的颜色比较模糊、含蓄;而在铜板上氧化出的颜色就比较锐利、鲜艳,有一种窑变的感觉。所以雕塑家在进行艺术创作时,一定要把选题与选材两者之间的关系处理好。

《祈福》,铁板

另外,郭氏兄弟在铁板浮雕艺术创作中还掌握了一种气焊点睛技法.所谓的点睛技法,既是在处理动物的眼睛时,可用气焊点烧的办法来完成。因为,抛光后的铁板在气焊点烧时可自然形成瞳孔般效果的圆形斑点。点烧时间越长,圆形斑点越大。将这种技法移植到不同动物的眼睛上后,整幅作品都会让人感受到生命与活力。可见,合适的材料、巧妙的构思、独特的技法,这三者之间的碰撞有时的确能裂变出闪烁着灵光的精美之作。

《静谧山庄》,铁板

总之,雕塑材料的发觉与创新必须站在新的高度,采用新的思路,才能发挥其独特的魅力,实现在新的雕塑载体上进行新的艺术创作。随着雕塑艺术家思维方式的改变,对雕塑构成材料的再加工、再创造,必然成为现代雕塑创作的重要手段之一。雕塑家对材料的“第二次创造”的艺术手段也层出不穷,会把材料的创新从梦想变成现实,为雕塑艺术的发展开拓更加广阔的空间。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